叶九鸩(原:叶喵几)

声控

[DHr]七夕贺文/The Paint is Never Gone

德赫七夕24h活动正在进行中(介里是2:00棒)(彩蛋是脑洞大开的原创赐婚圣旨)

  上一位太太戳这里@Mydear 

  下一位太太戳这里@林忆安 

  

  十五始眉,愿同尘与灰。常存抱柱信,岂上望夫台。

         最可怜的莫过于当年的抱柱信是假的,今日上望夫台确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望后来人不要把信口开河的所谓抱柱信当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《宫墙柳》



背景:原著大战后,霍格沃兹城堡受到重创,不得不举校迁址。

原校址被改建成魔界大战纪念馆。无重生,无复活,私设德拉科•马尔福死了。



正文分割线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身着墨绿色巫师袍的女人径直推了推通往原格兰芬多塔楼的石门。门板上的狮子受到灵力的触动,发出金色的亮光。熠熠光辉包裹了整个女人,但很快金光消失,那面厚重的青石板又恢复了原状。



女人皱眉,从魔法袍的内侧取出魔杖。



正欲念咒,一道男声从背后响起,“女士,这里面尚未向游客开放,请移步大厅。”



女子把手伸向镶着银丝的口袋,保养甚好的手指划过袋面,取出一张工作证来。举止间写满了矜贵。



“格……兰杰小姐,部长大人。”



“魔法部办事,要本官亲自动用魔法开门吗?”赫敏手握魔杖的手一松,故意让魔杖摔在地上发出声音。上扬的眼角让那个看门的官员不禁心里发毛。



“属下办事不利,有眼不识泰山,不知部长大人尊驾光临,怠慢了大人。还请大人责罚。”那官员一边告错,一边弯腰拾起掉落的魔杖递回去,又手忙脚乱地连着施了几个开门咒。



“不妨事,你做得很好。”赫敏扬言便径直通过了石门。



穿过一条条回廊。又小心翼翼的上了几节楼梯。进入格兰芬多休息室。



她像有目的似的,熟练地拐过好几个弯儿快速地向女寝的回廊跑去。



迎面扑来的风尘逼出了泪水赫敏不得不停下身子,撑着墙面喘气。



“蜜恩,是你?”附近传出一道空灵而又熟悉的声音。



“马尔福?”



“yeah,本座在你背后。”



赫敏倏地转身,下意识地攥紧了裙摆。裙角飞扬,银白色的裙边宛如夜晚璀璨的星光。耀眼,炽热,夺目,似乎都和它无缘;白日,朗月,华灯,似乎都让它黯淡。



在那场大逃亡之前,她在这里生活了整整六年。这里的一草一木,深深刻在脑海中的一样。依稀记得在休息室的回廊正中央有一副空白的画布。那画布看起来有些年头,边缘处泛着淡淡的黄色。六年时间,上面什么都没有出现过。



可现如今,惨白的脸被硬生生用油漆烙在那画框里。金发男子端坐在家主座位上,指腹抚摸着和她手上一模一样的绿玛瑙戒指,目不斜视。



“马尔福是霍格沃茨最大的股东。”



“因此每任马尔福的家主在城堡里某一处都存有一幅画像。只有现任的家主才能与他们的灵魂体对话。”



“我说的没错吧,马尔福先生。”



“不愧是格兰芬多万事通小姐,冰雪聪明。”



“本座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和你继续在一起。”



“蜜恩,你愿意花费余生去陪伴一个被禁锢在画布之中的人吗?”



“我发过誓,会以魔法部部长的身份终身守护马尔福家族……”



德拉科打断道,“马尔福,只是本座的一部分,而你,却是全部。”



“本座话已至此,若格兰杰小姐愿意,今生本座愿以马尔福为礼,来世本座愿以江山为聘。本座心悦与你,不知小姐意下如何?”



据看守在格兰芬多塔楼的魔法部官员回忆,上任魔法部部长赫敏•格兰杰在当晚进入塔楼遗墟后不曾离开。众多看守人员和魔法部职员进入寻人多次,不曾见。



也许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,某个角落处的画布里,小马尔福先生和夫人现在颠鸾倒凤呢。



正文分割线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阿巴阿巴。

写完发现这个结局好像桃花源记。

“及郡下,诣太守,说如此。太守即遣人随其往,寻向所志,遂迷,不复得路。南阳刘子骥,高尚士也,闻之,欣然规往。未果,寻病终,后遂无问津者。‘’

牢骚完说说正事。

简单话一下星星和七夕。

星光,是上苍恩赐的无尽的诗情。“星汉灿烂, 若出其里”,是星海静静相拥,更是眼底的星河荡漾;“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”,是星与人的浪漫传说,牛郎年年恋刘娘的美好;“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”,是陆地、大江和星层次分明,四海升平;“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”,这又是一份星光下令人深深迷离的农家诗意;而“寄意寒星荃不察,我以我血荐轩辕”,又是一个人正直的灵魂与满是寒意的星光的真诚交流......

七夕,是中国民间的传统的节日。它是古代星宿天文学的智慧的凝聚,也是“牛郎织女般”浪漫爱情的象征。

在这个中国最具浪漫色彩的传统节日里,祝愿小德小赫以及所有屏幕前的阅读者与喜欢的人早日修成正果!

三生石上注良缘,

恩爱夫妻彩线牵。

海誓山盟皆缱绻,

相亲相敬乐绵绵 ​​​​!

2022.8.4




[gb]做狗皇帝的替身,居然还能水到皇夫之位

五年前,一个巨大的阴谋降临在月华清身上。

‘‘花朝节那日从街上捡来的那个孩子为何没有上牌子?’’

‘‘回长公主的话,那孩子前些日子身体不好,奴婢看着把病气过给殿下不好,便自作主张,没有给他上牌子。’’

‘‘那今晚让他来本宫房里服侍罢,尽快把牌子上了。’’

谁会相信,当今圣上并非先帝子嗣,而是一个低贱的没有阉干净的内侍和宠妃的产物呢?

谁会相信,長朝最尊贵的公主苦苦暗恋了自己的皇兄二十年?

谁会相信,当时的大皇子,当今的陛下出征苗疆,身中阴阳合欢散和相思子的双重媚毒,是华清长公主以身相解的呢?

谁会相信,长公主府后院无数的侧夫侍君侍臣,还有好男色的传言,都是为了屏蔽长公主破,身的真正原因?

正文分割线

‘‘长公主,该翻今晚的牌子了’’青楸命人端上一个盏黄花梨雕祥云彩凤方官皮箱,上呈数十块上好的高白羊脂玉雕。每块玉雕分别刻着长公主府里对应面首的名祎。

不必说名贵的和田玉,单单是那官皮箱上的凤凰便象征着极高的地位。

長朝等级地位森严,服饰制度规定,龙纹象征天子,只有皇后才能使用凤凰纹,高位妃嫔仅能穿戴鸾凤纹,而月华清位封长公主,却有得先皇特赐使用权,日常穿戴,出行仪仗都比皇后更甚,甚至高及皇帝陛下。在長朝史上也算得上独一份了。

至于华清长公主本人,那是一个好奢靡,好男色没的说。可人家有资本。人家是先皇独女,哥哥是皇帝,生母是权倾朝野的许家嫡女当今的皇太后。更不用提名不虚传的京城第一大美女兼才女之称。这地位,这人设,怕是话本子都不敢这么写。

月华清保养甚好的指甲滑过一块块玉雕,最后停留在黄花梨木上,眼底情绪不明:‘‘花朝节那日从街上捡来的那个孩子为何没有上牌子?’’

‘‘回长公主的话,那孩子前些日子身体不好,奴婢看着把病气过给殿下不好,便自作主张,没有给他上牌子。’’

‘‘那今晚让他来本宫房里服侍罢,尽快把牌子上了。’’

‘‘奴婢谨记。’’

是夜。

‘‘殿下,今晚的侍臣到了。’’

‘‘宣他进来。’’

月华清躺在美人榻上。一手撵着玩一颗浑圆的冰果。一袭白衣,青丝披落,黑发如瀑。肤如凝脂,手若柔荑,腰若流执素,眼如明月铃。凤眸潋滟,动人心魄。看的那孩子一阵脸红,也不知是遐想到了什么。

月华清何等精明,却又不点破。只是把那孩子召至身边,看着他眼角的泪痣一阵失神。

‘‘今年可满十六?’’月华清眯了眯眼,眼底星河荡漾。

‘‘回长公主的话,上月初八刚过十六岁生辰。’’

‘‘那应该是少年了不是嘛,府上人一直叫你小孩,你怎么不驳回?’’

‘‘微臣是长公主的侍臣,微臣的命都是公主救的,公主说臣是什么,臣就是什么。’’那少年微微颔首道。

‘‘哈哈哈好好好’’月华清笑起来,笑着笑着两扇长睫掩盖的眸淡淡起了雾。她眨眼,嗓音低哑,雾气逐渐在眸底凝成了水。眼泪很快像久蓄而开闸的水一样涌出,泪流琼脸,梨花一枝春带雨。

那晚,月华清第一次挥退了贴身,抱着一人哭了一晚。

清晨,那少年手持冰块,小心翼翼的为她消肿止痛。
‘‘殿下,你昨晚叫的可是‘月穆景’?’’他小声问。

‘‘是又如何?’’

‘‘殿下不怕微臣把殿下和陛下的事说出去?’’

‘‘你尽管说,反正绝对没有人信。’’

谁会相信,当今圣上并非先帝子嗣,而是一个低贱的没有阉干净的内侍和宠妃的产物呢?

谁会相信,長朝最尊贵的公主苦苦暗恋了自己的皇兄二十年?

谁会相信,当时的大皇子,当今的陛下出征苗疆,身中阴阳合欢散和相思子的双重媚毒,是华清长公主以身相解的呢?

谁会相信,长公主府后院无数的侧夫侍君侍臣,还有好男色的传言,都是为了屏蔽华清长公主破,身的真正原因?

‘‘传本宫口喻,昨晚侍寝的少年伺候有功,今赐名景瑜,册封侍君’’

从此,长公主府多了一名瑜侍君。

翌日晨。

景瑜醒的时候,月华清已经起了将近一个时辰了。

‘‘小朋友,醒了?’’月华清有些戏谑的问。

景瑜衷心觉得,外传冷酷,势利眼的长公主放下架子也是很可爱的,不经眨了眨眼。

月华清正色道:‘‘今天宫宴,本宫欲带卿前去。速起。’’

在入府之前,他曾是一介布衣,没有姓名。自经丧乱,远离故乡,随着逃难的平民阴差阳错到了西京。恰巧花朝节华清长公主本要南下出游同样阴差阳错到了洛阳。好巧不巧在一个巷子里头相遇,因为长相尤像当今圣上月穆景(这是他而后才知晓的),被她带回府中。

他说:‘‘好。’’

承明殿。

‘‘臣妹月华清请陛下圣安,请皇后娘娘金安。’’

‘‘华清,快就坐。’’

月华清坐在皇帝的下首,向向上头高位上的两位微微颔首后,朝后吩咐道:‘‘景儿,就快入秋了,本宫有些许凉感,去把本宫的手炉拿来。’’

声音不大不小,刚好能被上头的两位听到。月华清面容清冷的好似长在高山之巅的一株雪莲。她轻轻眨了眨那双水光潋滟的凤眼,轻飘飘的语气仿佛真的在询他要一个手炉。

景瑜在她唤他景儿的时候就明白了月华清的用意。

自从赐名以来,即使是在床,笫之间,她从来不用他名字的第一个字来称呼他。头一次用这样奇怪的称呼,恐怕是在影射上头那位吧。

景瑜虽然心知肚明,也许能乖乖递了手炉过去。余晖笼罩着他那朦胧丝缕的星眸,如云端之上不食人间烟火。

上头那位终于发话了:‘‘华清,这位‘景儿’是谁?’’

月华清端着公主架子道:‘‘景瑜是臣妹新纳的侍君,深得臣妹喜爱。今日特意带他来赴宴目的之一,是贴身服侍;之二是恳请皇兄成人之美,替我二人赐婚。’’

‘‘叫他抬起头来,让朕看看皇妹的眼光怎么样?’’

景瑜不动声色的向长公主使了个眼神。

‘‘景儿,皇兄的话你可听见了?还不快抬起头来。’’

‘‘微臣遵旨。’’

他缓缓抬起头,那张与君王几乎别无二样的俊脸略带有些无措,不出所料的,整个大殿立刻充斥满了明显被刻意压低的惊呼声。

‘‘华清,你这是何意?’’月穆景的眸底看不出表情,‘‘你是皇家的女儿,应该记得我大長宗法,庶民若与天子重名,可以诛灭三族。’’

‘‘此花是我栽,此名是我赐。莫非皇兄连臣妹的面子都不愿意给了?’’月华清摔了手炉,滚烫的木炭滚落到景瑜的脚下,‘‘青楸,雀梅,你们干什么吃的?景侍君身上被糊到了炭墨,还不快带回府上更衣,莫不是想殿前失仪丢了本宫的面子?’’

二人会意,匆匆带着景瑜离开。

月穆景突然敲了敲龙案,‘‘站住。’’

‘‘过来跪下听旨。’’月穆景不易被察觉的叹了口气。

‘‘传朕口谕,华清长公主侍君景瑜,知书达理,贵而能俭,无怠遵循,克佐壶仪,轨度端和,敦睦嘉人。着即册封华清长公主侧驸马,赐姓韦,钦此。’’

‘‘月华清,你满意了?’’月穆景冷冷地笑着,‘‘摆驾长乐宫,宣华清长公主伴驾。’’

月华清无言,只是跟在月穆景身后,默默给青楸使了个眼色,青楸懂事的留在了宴殿。

长乐宫。

‘‘月华清,这下你满意了?’’月穆景撕下了冷酷的面具,屏退所有下人。

‘‘多谢皇兄成人之美’’月华清仍就嘴角噙着笑,‘‘那场刺杀和中毒是你安排的对不对?’’

不等月穆景回答,‘‘你知道本宫肯定会为你解毒,从而破了本宫的身子。吾朝虽然男女平等,皇子公主皆为储君之身,但一个婚前失了身的公主是无论如何不能登大宝的。你知道父皇意欲提前传位于本宫,也知道本宫不近男色又不好下毒,便只能兵行险招。’’

‘‘不对。准确的说,兵行险招都算不上。如果本宫没有上当的话,你也只要安排了女人随时伺候着就可以了。’’

‘‘就算朕承认是又如何?’’

呵,皇兄。

你替我坐了五年的龙椅,不知是坐够了没有。

你登基那日,亦是我及笄之日。五年过去,你应该还我一个及笄之礼了吧。

今日,我就要把属于我的一切,尽数抢回来!

今日,你我情谊将被斩断的尽致淋漓!

‘‘皇兄,这是本宫最后一次这么叫您。您不觉得今日这长安宫异常寒冷么?‘’月华清突然抽出腰间的配剑,抵在月穆景光滑的脖颈上,‘‘月穆景,你并非皇家血脉,你休想再坐上我月家的皇位!’’

‘‘来人,护驾!’’月穆景沙哑道,月华清摇了摇头头,苦笑着在内心里感慨道,他歇斯底里的叫声也是这么好听。

‘‘没用的。禁卫军和御林军都是本宫的人,还能有谁来救驾?’’

‘‘现如今你已经亲口将景瑜赐给本宫当侧驸马,本宫婚前失,身已经无从考证,自然不会有人反对本宫上位。’’

‘‘月穆景,你绝对不会想到父皇早已料到你会谋反,在本宫十岁那年就将禁军里最得力的数十赠予本宫。’’

‘‘还有,锦衣卫,东厂,飞虎军,御林军。都在本宫手里。这就是为什么你登基数年他们都找不到命令他们的腰牌......’’

银白色的配剑在他光滑的脖颈上留下了深深的血痕,鲜血滴在板砖上,发出极响的滴答声,月穆景的人头应声落地……

‘‘青楸,雀梅,给他收尸。’’月华清接过青楸递过来的帕子,轻轻挽过剑刃,不慎割开了玉指上的嫩肉。血液划过剑柄,很快和刃上的血融为一体,很难分辨出哪里是谁的血。

月华清喃喃自语道‘‘只有你死了,我们才能完全交融在一起。’’


介里九鸩~

近期的一个脑梗(。ò ∀ ó。)

源于追剧的时候真的超级超级超级喜欢漂亮的小姐姐黑化。